2018年英国的春天比以往来得晚了一些。可是,那个不再因为下雪而可爱美丽的冬天,却还一个劲儿地赖着不想走。按照以往的惯例,只要一进入三月,大不列颠岛就逐渐的有了春天的气息——小鸟追逐打闹着,鲜花竞相开放着,街边、巷尾、公园里、酒吧旁,应已开始零星地出现一些短衣襟小打扮的俊男靓女们,点缀在满是羽绒服的人潮中,用青春与荷尔蒙抵御着寒风;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已经开始商讨今年第一顿BBQ在谁家烤的问题了;数不胜数的英国花粉症(Hayfever)患者们也都开始在各类公共场所,或气宇轩昂或抑扬顿挫地打着各种不同语调、风格迥异的喷嚏,Excuse me和Bless you代替了Hello成为了这个季节最为官方常见的问候语。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一波接着一波的寒流,一场跟着一场的大雪导致原本就脆弱不堪的英国交通随时随地的处在瘫痪的边缘,一个又一个的橙色警报,吓得不列颠的原住民们不敢出门,气得东欧来的新移民们怨声载道。不同肤色、不同信仰的人们,不约而同地遵循着“春捂秋冻”这个恒古不变的至理名言,来选择出门的衣服与装备。不过眼瞅着这个月的最后一个周日,格林威治时间就要正式开启夏令时了,如果还是继续这样的寒风凛冽,这平白无故多出来的一个小时不要也罢。

今年的这个春天里,三月好像特别的不太平。除却这诡异多变的天气,还有就是纪梵希、霍金两位各自业内的泰斗级人物先后去世。一位改变了人类的审美观,另一位改变了人类的宇宙观。而真正能够震惊整个世界的,却是本月初发生在英国威尔郡索尔兹伯里市的一桩神经毒剂袭击案件,受害人是前俄罗斯的“双面间谍”——六十六岁的斯克里帕尔与其三十三岁的女儿尤利娅。父女二人被发现倒在街头的长椅上昏迷不醒,最先到达现场的警察也中毒昏迷,目前斯克里帕尔父女两人仍在医院接受救治,生命垂危。英国警方的反恐部门已经介入调查,并很快确认这对父女所遭遇的是“军工级”神经性毒剂的毒害。该毒剂称为“Novichok”,由俄罗斯研制。英国《独立报》(The Independent)引述英国警方消息称,这是在英国本土首次有人胆敢使用神经性毒剂进行暗杀行动。

斯克里帕尔来头不小,曾是替英国军情六处(MI6)工作的俄罗斯前情报官、陆军上校。斯克里帕尔出生于俄罗斯,并在早年参军时加入了苏联的军事情报部门,但上世纪九十年代派赴西班牙期间被英国情报部门军情六处策反。自1995年起,他通过为英方提供机密资料获利超过10万美元。2006年,斯克里帕尔叛国罪成立,被俄罗斯政府逮捕。2010年,通过一项美俄间谍罪人员的交换协议,他被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赦免并在英国获得了难民身份,此后定居英国。

这位俄罗斯前特工很早就称自己恐将“不得善终”。斯克里帕尔曾对亲人表达了对于自己人生的悲观。他的一位亲戚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称:“从他成为‘双面间谍’的第一天起就知道自己不会有好下场。”

据悉,2012年,斯克里帕尔的妻子死于癌症,而他的儿子则是在2017年于圣彼得堡的一场车祸中去世。不过,其两位至亲的离世却似乎有些蹊跷,尤其是他的妻子。据悉,斯克里帕尔妻子的死亡证明中称其死于癌症,但她的邻居们却称她是遭遇车祸而死,把几个事件联系到一起,不得不让人感到细思极恐。

这一事件可以说把本来就不太友好的英俄关系在这个寒冷的春天再一次拉回到了冰点,并且引发了英国政府的强烈抗议和当地民众的恐慌,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友甚至开始迫不及待的对比英、俄两国的国防储备了。

上任以来首次得到议会全体成员支持的特蕾莎·梅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俄罗斯政府对于此次袭击事件作出合理解释。然而最悲催的是,由于整个俄罗斯当时正忙于象征着民主、却毫无悬念的总统大选,根本无暇顾及气急败坏的英国人。对所谓的“最后通牒”视为无物,几乎没有做出任何的官方回应。为了挽回些许曾经日不落帝国的颜面,特蕾莎·梅下令驱逐二十三名俄罗斯外交官,同时表示,英国将采取行动在必要的领域冻结俄罗斯的国有资产。并且迅速召集美国、法国、德国的领导人发布联合声明,共同谴责俄罗斯是此次神经毒剂袭击事件的幕后黑手,并称这是二战以来欧洲首例对神经毒剂的攻击性使用,是俄罗斯对英国领土完整的侵犯。

除此之外,特雷莎·梅宣布取消所有英俄两国高级官员互访,其中包括撤销对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访问邀请。另外,英国皇室成员及内阁大臣将不会出席2018年世界杯的任何场合。那些夏天准备去俄罗斯看球的英格兰足球流氓们,你们好自为之吧。

此次袭击事件在这个“倒春寒”的季节里持续发酵着。看来,自打当了首相之后,本来就一直内忧外患、腹背受敌的梅姨这次是真的怒了。

事实上不仅仅是梅姨,和蔼可亲、德高望重的英国女王也同样怒了!相信很多朋友都通过朋友圈以及其他媒体频道看到过这样一条消息:英国女王终于怒了,要向祸害地球五百年的敌人——塑料,正式宣战了。

没错!在看过纪录片《蓝色星球2》之后,善良的英国女王决定痛下决心,发誓要在自己管辖的皇室领地坚决彻底的封杀各类塑料制品。

日前,白金汉宫已经公布了一份全新的垃圾处理计划,表示将从最高层面严格执行。其中包括,公共咖啡厅以及员工餐厅内不再使用塑料吸管,白金汉宫、温莎城堡以及爱丁堡荷里路德宫的内部餐饮只允许使用陶瓷餐盘和杯子,或是可回收纸杯。外卖食品则必须使用可降解材料包装,申请皇室特许资格的公司必须证明自己没有环境破坏的行为。由此可以推断,从今往后,凡属英国皇室地盘的旅游景点或许会大幅度涨价,以此应对不断增加的成本。

除了女王本人,查尔斯王子也在多个场合发表过自己对海洋污染的见解,尤其是被丢弃的塑料垃圾对海洋生态的严重破坏。去年他和英国环保组织Ellen MacArthur基金会联合发布了一个价值两百万美元的新塑料经济创新奖项,鼓励设计师、科学家和创业者参与减少海洋塑料污染的行动。二月初,他又召见了英国知名公司马莎百货、Waitrose、英国百事可乐以及科学家和环保分子共同讨论该如何解决海洋塑料污染问题。

大多数的塑料包装产品仅使用一次就遭丢弃,给环境造成巨大的负担。举例来说,英国每年使用七十七亿个一次性塑料瓶,其中不到半数会被回收。每年全球生产超过三亿吨重的塑料,10%最终被扔进海里,预计到2050年,海洋中垃圾的重量将超过鱼类的重量。

这些塑料垃圾除了会给无法消化塑料的海洋生物带来灾难,甚至食用海洋动物的人类每年也会吸收1.1万种微塑料。(幸好我对海鲜没有追求)

言之凿凿地说了这么多,其实作为老百姓或者游客,我们其实就想知道印着女王陛下头像的新版塑料钞票是不是也会禁止在皇室领地出现啊?

为期四周,轰轰烈烈的英国大学罢工闹剧总算看似是暂时告一段落了,六十五所英国大学的老师商量好了一起罢工,把自己对于养老金改革的不满情绪发泄得淋漓尽致。来英国这么多年了,各行各业的罢工,屡见不鲜,可谓是一言不合就罢工,其任性程度可以说是令人发指。

期间最为崩溃的群体应该是大批的海外留学生了。飘洋过海,不远万里地跑到这个阴冷潮湿的小岛上,指望着能成功镀金、人前显贵。然而数目不菲的学费交完后,童鞋们却要面临无人授课、无人指导、无人组织期末考试、无人阅卷、无人看论文……等等的困境,这可都是血汗钱啊!!

说到这里不得不再给大家科普一下劳资双方掐架的重点——养老金改革。

UUK(英国大学校长委员会)控制着USS(养老金改革计划),口口声声说过去高昂的养老金已经导致六十多亿英镑的财政赤字,所以要进行改革,并擅自决定了一个新政策:把原本每月按固定发放的退休金投放进股市交易。这样一来,教师们的养老金就要随着股市的波动而波动,有精明的人算了一笔账,发现一名资深教师的退休金额每年有可能因此缩水一万英镑左右,由此引发了广大教职工不满。

作为反击,UCU(英国大学与学院工会)的六十五所高校成员于2月22日开始了为期十四天的第一波罢工运动。并在谈判前一天放出了可能再罢工十四天的新闻,可谓心机深重。毕竟老师罢工,最受伤的是学生,而学生又不可能找老师,只能通过学校进行维权。这就给UUK施加了很多压力,不妥协的话到时候落一个“毁人前途”的名声就不好了。

而这一施压也确实有效,周一晚,英国大学校长委员会(UUK)和英国大学与学院工会(UCU)达成了一项为期三年的过渡协议。UCU在一份声明中称:“UCU和UUK将联合成立一个独立的专家评估组,包括学者和养老金专业人员,他们将重新评估退休教职人员按月领取退休金的养老金改革计划(USS),预计将在2019年底前完成。”

然而,该协议公布出来后,外界普通民众普遍差评,认为这是一份委曲求全的协议。反对者认为,这份过渡协议只是推迟了养老金计划的长期决策,到2022年,这个协议到期了,养老金改革还是会对讲师们不利。反正现在都撕破脸皮了,那就再撕得大点,争取更大的“决定性的胜利”。

微信扫一扫,赶快来开启属于你的私人订制吧:

扫码填写问卷,私人订制尽在手中。
扫码填写问卷,私人订制尽在手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请再试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