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投到现在,一年居然已经过去了(人老的好快)…英国脱欧,提前大选,在英国的我们把很多人要花几年才遇到的大事件全部浓缩在一年经历了~

脱欧被炒到现在,几乎刷爆了所有人的朋友圈。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透过脱欧这面多棱镜,也多少看到了英国与欧洲夫妻多年后的各种“不和谐”:司法独立权,会员年费,恐怖主义,还有就是人口自由流动

昨天,英国内政大臣,号称梅姨2.0版的Rudd,对媒体表示:

“2019年,自由流动将全面终止!”

此言一出,欧洲人和留欧派都炸了:

“偶们是人,不是政治筹码!”

一想到欧洲人大量离开…其实心里还挺感慨的: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再热的茶都有冷掉的那天。

自由流动:一条大道,并不天下为公

这最后一项,可以说是英欧双方共同的“七寸”。讲究人权的欧洲,坚持大欧盟内不设关卡,合法公民可以在所有成员国自由进出,成家立业,…总之,就是“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的愿景。

然而,自视甚高的英国自1973年加入欧共体后,才过了两年,就对天天“有朋自远方来”的日常不满了:说着奇怪语言,吃着奇怪食物的欧洲人一波波涌入本岛,感觉好怕怕!

1975年公投,三分之二的人支持留欧,脱派失败…这事儿后来就没人提了,直到去年。

公投结果出来,欧洲人和英国人都不得不面对现实:300万欧洲人在英国, 100万英国人在欧洲。自由流动一旦终止,就是四百万人的大迁徙

英政府:不会把事做绝

新内政部长Rudd姨的强硬,大家早在去年就见识到了。什么学生签证双轨制,外籍员工信息上报制,一个个提案强硬得让人怀疑她是当代纳粹。梅姨一看水温不对,才把这些提案给压了下来。

然而,身为英国人,必须是实用主义的坚定拥护者。在接受BBC采访时,Rudd说:

“对于商界,我们不会把事情做绝。移民委员会会对欧洲移民进行调查,尽可能保留那些经济价值大的移民。”

远在澳大利亚的英国外相Boris,此时居然没和Rudd站一队。他对记者表示:

“移民对我国经济没啥不好啊,当然啦,这不是说我们不能控制移民。”

 

这句话模棱两可,让人怀疑,保守党的核心权力团体又暗流涌动了。Boris的立场随时都在变,这不是新闻,不过这句话里,既支持以Hammond为首的发展经济团体,又没有完全站在和Rudd对立的立场,让人不由得怀疑小胖是不是打算下一盘更大的棋。

至于工党这边,影子内政大臣Diane Abbott不温不火地表了个态:

“目前对于移民的分析,缺少客观公正。”

第三大党自民党的内政发言人Ed Davey爵士则一针见血地指出:

“NHS,商界和高等教育界对移民的依赖有目共睹。”

总之,说话有分量的政治家们,都没把话说死,这很英国。毕竟,移民问题是个烫手山芋,谁都不愿意在这个地方翻船,可以理解。

目前为止,梅姨对此并未表态,看样子是打算像去年那样,先让Rudd把话放出去测测水温。

 

喜欢去欧洲度假的英国人,为啥不爽自由流动?

自由流动是双向的,你能来,我也能往。

留英欧洲人和留欧英国人的比例是3:1,不算悬殊。100万在欧洲的英国人,已经庞大到足以成为政治谈判的筹码了。

 

且不谈出生在战后,经历过嬉皮文化洗礼的六十,七十后,也不谈将工党领袖科宾捧上神坛的年轻世代,就说说投“脱”的这群人好了。

根据YouGov的统计,18-24岁的投票者,73%投了“留”;超过65岁的投票者,只有39%支持“留”。不难看出,51.9%的“脱”票,象征着传统的胜利。

老一辈的英国人对欧洲人心存芥蒂,很大一部分原因和二战以及英国殖民历史有关。

“英国是英国,欧洲是欧洲”这句话,等同于“岛国是岛国,大陆是大陆”。学过历史的同学大概都记得,欧洲诸国的边界相当难背,每个国家都有独特的文化和传统,历史上纠葛也不少。

所以,欧盟成立的时候,大远景就是世代和平。入欧的诸国,大部分都有长远的打算:德法为了治愈历史的伤疤,东欧国家为了躲避毛子的欺凌,比利时则想以小博大,怒刷存在感。

然而,英国人的动机相当简单:经济,经济,单一市场是个好东西

于是,如此“势力”的英国人,在一群带有理想主义色彩的欧洲人当中,自然不受待见。最明显的分歧,相信大家都注意到了,那就是对于难民的态度

叙利亚内战爆发的时候,德国大手一挥,民众走上街头欢迎难民,梅克尔大妈几乎被戴上“救世主”的光环;远在海峡的另一边,英国前首相却说难民们像“蝗虫”一样蜂拥而至。

自然,同样带有理想主义色彩的西方主流媒体,把掌声和鲜花给了梅大妈…直到科隆新年夜,女性被大规模骚扰;更不用提被难民凌辱的中国女留学生了

和经济问题相比,国安问题显然踩到了英国人甚至全欧洲保守派的底线。为了迎合自由派,完全不考虑本国接待能力地打开边境接待移民的做法,让保守派心寒

这个“接待能力”,除了物资和空间,还有本地居民的态度:建筑公司要盖新楼,都会征询本地居民的意见;而国家就这样大手一挥,让别人随便进来了

对英国人来说,但凡威胁到“Britishness”的存在,都会被视为威胁。特别是对见证了国家兴衰,思维基本定型的老一辈来说,他们的感受会更加深刻:

“曾几何时,在公交车上寒暄的都是英国人;如今,车上坐满了来自五湖四海的人,用他们听不懂的语言评论着他们的国家,文化,食物和生活方式,而他们对此毫无发言权。

Image result for 伦敦人

也许,当自由流动终止后,英国人会开始想念勤劳的东欧帮佣,随叫随到的南欧打工者,甚至高街上那些欧洲人开的小馆子:当欧洲人的存在变得不那么“扎眼”的时候,他们所带来的好处才会被人赏识。

那么,对于来自欧洲之外的移民,终止自由流动又意味着什么呢?欧洲人挪坑了,是否意味着其他国家的移民就能大举进入了?

就目前看来,别的我不敢说,然而有一点是确定的:

“谁能给英国带来实惠,英国大门就对谁敞开。”

-------------------------------------------------

欧嘉途-EURO CAR TOUR
我们是英国目的地专业导游团队,从导游到旅游规划,私人定制服务,我们在不断努力,为来英国旅游人们提供并定制全方位立体客户体验模式。
团队成员拥有当地10年以上的生活体验,带团5年以上专业经验。我们与众多英国机构拥有合作关系,为顾客提供全面深入,针对性的旅游产品,以及最好的导游来服务。
我们坚信,好的旅游产品,需要好的导游来带领大家体验。让旅游不再走马观花,让旅行更有价值。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已经成功开始私人订制服务,并受到一致好评。
我们的客人都是口口相传。大家的信任是一份珍贵的礼物,我们要做的更好。

咨询请添加任意微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请再试一次